当前位置: 主页 > Z好生活 >手术室外的食人鱼群──住院医师们的「抢刀」日常 >

手术室外的食人鱼群──住院医师们的「抢刀」日常

浏览量:652
点赞:928
时间:2020-07-10

手术室外的食人鱼群──住院医师们的「抢刀」日常

「你太过分了,居然抢我的刀!」一大早两个住院医师就在值班室里吵了起来。

「我又不是故意的。」被骂的那人两手一摊,似乎充满无奈。

事情的导火线是前夜连续来了四台紧急手术,但护理师却没有通知负责手术室值班的住院医师,反而是另一位没值班的住院医师把四台刀都给开完。值班的人以为整夜都没事,一觉到天亮才惊觉自己错过了四台刀,这对正在累积手术经验的住院医师来说,当然不是好事。

「妳怎幺不通知我有紧急手术?班表上明明写得很清楚,我负责昨晚手术室的第一线值班啊!」他气沖沖地跑去手术室找护理师兴师问罪。

「是你同事说不用通知你的啊!他说你白天的工作很辛苦,所以他来分担你的工作,让你休息一下,我以为你跟他已经事先讲好了。」护理师被骂得一脸委屈。

「妳被他给骗了!值班是我们住院医师最好的练习机会,能多开一台是一台,谁会希望自己的值班时间风平浪静?」

「你既然那幺想学,何必被动等我们通知?像你同事就很积极,明明没有值班还主动留下来帮忙。」护理师的这番话令他气结。

闷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他愤而质问同事,同事却露出无辜的表情:「我知道你白天的工作很忙,所以晚上来帮你分担工作,让你睡饱点也不对?」

「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大家都是为了替自己多争取些开刀机会,心结却也因此种下。

住院医师虽然是同门师兄弟,但彼此也是竞争对手,「抢刀」的风波时有所闻,自从这次事件之后,为了职场和谐,大家有默契不去碰触同事的工作範围。

某天中午,大部分的人都利用空档去吃午餐,但手术室里却瀰漫着诡谲的气氛,四位资深住院医师坐在空蕩蕩的手术室,不发一语地各做各的事。

「大家都去吃饭了,你们几个在这里干嘛?」一位护理师走进来,準备下午手术要使用的器械,「下午要接受手术的病人不会那幺快就进来,他现在还在等候室做麻醉前评估,快点把握时间去吃饭!」护理师很不理解,为什幺眼前这四个人会在此时出现。

「我早上的事刚忙完,下午正好没事,所以过来找大家聊天。」

「医院空调好像有点问题,只有这间手术室比较凉快。」

「我积欠了好几天的病历没写,护理站的电脑不够用,我来借用手术室的电脑。」

「我有事要向下一台刀的主治医师请教,所以在这边等他过来。」

「随便你们吧!休息时间不赶紧休息,没事还杵在这里,而且理由一个比一个还奇怪。」护理师不想理会他们,自顾自忙等会手术的事。

下一台刀是相当複杂的胰脏癌切除手术,可以算是住院医师生涯的指标性手术,进行这项手术,不但能熟悉肝胆胰相关的解剖位置,并且能学会将血管与肿瘤剥离的细腻手法。

因此只要听说哪个主治医师有排胰脏癌切除,所有的总医师都会摩拳擦掌,希望能争取到开这台刀的机会。

下午排刀的是科内的年轻主治医师,技术好又热爱教学,四个总医师各怀鬼胎,大家都在打这台刀主意,因此把握时间先进来卡位。见其他同事不约而同都出现在这里,当然知道彼此的意图,只是没有人愿意说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没多久护理师们推着将要手术的病患进来,四个人如触电般跳起来,虎视耽耽地看着病人。

「有件事情得麻烦你,下午有位主治医师请假,他的门诊需要人代理。虽然已经限制不能挂号,但名单上仍有五位左右的病人,所以请你过去协助。」其中一个人突然开口,把工作分配给站在他旁边的同事。

「为了几个病人,就要我在诊间枯坐一个下午,没有别人能去看门诊吗?我想留在手术室里。」被分配工作的住院医师,语带抱怨地抗拒这个命令。

帮主治医师看门诊是住院医师最不爱做的苦差事之一,更何况还是该在手术里磨练技术的关键时期。

「我想来想去就属你最适合,你知道的,门诊最好是由资深一点的住院医师来看,要是没有处理好,连带让主治医师不高兴……」说到这儿,他略停顿了几秒:「其实挂号病人不多也好,刚好趁这机会休息一下,手术室的工作就不用麻烦你了。」

「你故意在这个时候才说,用意太明显了!」

「不好意思,这个月我轮值行政总医师,所以请你尊重游戏规则。」

行政总医师一职由几位资深住院医师轮流担任,负责全科的人力调配,因此有权力决定每位住院医师的工作,此时他皮笑肉不笑地把同事给调离手术室。

把想开的刀安排给自己,这早已是不成文的惯例,也是行政总医师这个职务的最大优势,但不是每位住院医师都愿意接受被分配的工作,过去几届的学长姐们,甚至曾因为私人恩怨,刻意把吃力不讨好的烂工作塞给同事。只是一般来说,就算每个人多少都有私心,但不致于太过分,总是要考虑到今天自己怎幺对人家,改天换人家排班时,就会怎幺对自己。

「你……给我记着。」被安排去看门诊的住院医师,心有不甘地离开,显然很不满这个决定。

四个竞争者现在少了一人,另外三个你看我我看你,手术还没开始,就已充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请问『行政总医师』,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是什幺?」几个总医师里就属这位最有心机,最爱搞小动作,因此其中一个人刻意加强了语气,讽刺他充满私心的安排。

「随便你们想做什幺就做什幺,总之我要开这台刀。」

剑拔弩张的空气中,行政总医师的电话突然响起,「是,主任!」见号码是主任来电,他赶紧接了起来,岂料电话那头的破口大骂,音量大到其他人都听得见,似乎是某个住院病人的检查没有联繫妥当。

「我……我开完刀马上处理。」他结结巴巴地回答着,但电话那头并没有因此放过他。

「是,我现在立刻过来。」电话挂上,他灰头土脸地被主任召回病房,赶去处理自己搞砸的烂摊子。任他机关算尽,却仍功亏一篑,而其他两个同事也只是冷眼看着他离开。

眼见竞争的对手又少一个,剩下的两人当然更是谁也不让谁。这时主治医师走了进来,见到两个总医师已经在这里待命,不由得发出会心一笑,他自己当年也经历过这一段。

「你们要不要在门口打一架再进来?」主治医师开了个玩笑,「住院医师争取机会是人之常情,可是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为了一台刀伤感情不值得。」

听主治医师这幺一说,两人有点尴尬地低头不语。最后双方各让一步,两个总医师一个负责前半段的肿瘤切除,另一个则负责切除后的重建,也结束了这场荒唐的闹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