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V生活卡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浏览量:896
点赞:979
时间:2020-07-20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重点不是政治或性别平权,而是悠游卡公司的经营与绩效

前阵子,讨论热烈的日本 AV 女优代言北捷悠游卡,引发媒体舆论的诸多讨论与争议。反对方从政治与社会道德面大声疾呼「政府不该涉足 AV 产业」、「有损悠游卡公益形象」、「以后怎幺教小孩」,然而支持方也以「AV 女优也是自食其力的行业」、「ooo 都可以当封面为何波波卡不行」等,甚至波多野结衣本人也透过经纪公司发言「难道因为我的职业就不能参与善意的活动贡献于社会吗?」

这些论战以悠游卡公司董事长戴季全的一句「我原本是不认识波多野结衣的」而沸腾至最高点,不仅其卸责态度备受质疑,更连同市长柯文哲任命该职涉嫌政治酬庸也一併清算了。而戴季全本人在风波逐渐平息后的「悠游卡是政治单位」评论也间接点出了波波卡事件的背后癥结。

但以上都停留在「政治层面」、「性别平权」等相关的辩论,这些的确都是相当重要的议题。不过,柯市长提到的「处理悠游卡公司股权结构问题」,虽然只佔了极少媒体版面,才是波波卡事件背后更大的结构性问题,在这篇文章中,我会以专业财务的角度进行分析,如果你阅读时间有限,我先说结论好了: 也就是,作为一间按中华民国公司法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悠游卡公司的治理与经营绩效大有问题。

悠游卡「公司」其实是悠游卡「集团」

关于悠游卡公司的股权结构问题,大部分舆论多聚焦于「官股 40%,民股 60%」的浅层探讨,但鲜少以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进一步去深究悠游卡的集团架构、董事会与股东组成。

根据悠游卡公司每年至市议会的业务报告内文: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根据台北市议会悠游卡业务报告以及悠游卡官网所公布之财务数字,103 年悠游卡母公司的集团合併营收为 15.3 亿元,主要来自悠游卡子公司的电子票证收入,但母公司 1.89 亿元的税前合併净利,却比子公司 2.34 亿元短少约两成。按照控股公司会计準则有两个角度可以探讨:

悠游卡集团与签核会计师,皆认定悠游卡母公司对点钻整合等转投资子公司不具控制力,而没有将子公司营收合併认列。但这无法解释 0.45 亿元的净利短少。

悠游卡集团对转投资子公司具有控制力,那按照会计準则必须将子公司营收併入集团合併营收。如此,就数字上显示 103 年点钻等子公司几乎没有营收贡献,且有 0.45 亿元的转投资亏损。

如果先撇开财务数字的争议,一个确定的前提是,「悠游卡股份有限公司」与「悠游卡投资控股股份公司」是两家各自独立的公司,虽然是 100% 持股的关係,但既然以控股模式做出集团架构,那两家公司的功能性确实应该有所差异。但就过去乃至目前为止, 一般媒体舆论常把整个两家公司、乃至整个悠游卡集团视为一家公司混为一谈,导致有「一家公司多个董事长多名特助」、「酬庸嫌疑」等等争议 。

然而,这不代表悠游卡集团现行的控股架构是合理的。以 103 年的财报数字而言,整个悠游卡集团中除了悠游卡子公司外,并没有足够规模且具代表性的事业体,近年也没有频繁的併购或策略投资作为下,笔者认为现行的控股架构是相对浪费管理资源且缺乏经营效益的组织模式。悠游卡母公司董事长林向恺在波波卡事件后,认为要将小额消费业务另立公司,若以经营效率而言,一间年营收 15 亿元的电子票券公司,而且 104 年员工人数已达 200 人,在现有公司内成立新的事业部门或事业群也就足矣。

所以柯市长提出的悠游卡股权问题,确实直击波波卡浅层风波后的问题核心。如果悠游卡公司是一间纯民营公司,那在追求经营绩效与股东权益最大化的前提下,它不会轻易成立子公司。但笔者想接着问:即便悠游卡公司是追求公益的公营事业,难道就不需在追求社会福利最大化的前提下,考虑成本效益问题吗?

股权不是表面上的官 4 民 6:有 21 位董事的多头马车

而在柯市长抛出处理悠游卡股权后,曾任悠游卡特助的台北市议员徐弘庭在分析全民营和全官营的利弊之后,结论是「维持现状」对悠游卡公司是最好的选择。「官股 4 成、民股 6 成」为一般人所知悠游卡公司的股权现况,倘若进一步深究民间持股的 6 成,可以发现主要是由大众运输业者和金融业者组成。也就是说悠游卡母公司股权并非表面上单纯的官 4 民 6,而是有政府代表、运输业者、金融业者三股主要势力,单一股东皆未过半。

就公司法而言,悠游卡公司股东会里除了台北市政府有单一否决权外,没有一方有足够的控制权。除了股东会,悠游卡公司的董事会也有类似情形,在 21 席董事席位中,台北市政府仅掌握 9 席,同样只有重大事件否决权,而无论官股、民股任一方皆没有控制权。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笔者认为,这样的股东会和董事会结构是典型的多头马车,可以很轻易地否决任何事情,但却很难对一个决策有共同决议。即便我们不去追究其成因,但维持现状绝不是一个经营企业该有的积极作为。

而 21 位董事的庞大编制也显得不合理。台湾上市柜企业一般聘任 5 至 7 位董事已是上限,年营收 250 亿美金的台积电也只有 8 位董事。103 年悠游卡公司营收仅 15.3 亿元,员工人数约 200 人,管理费用却高达 4.27 亿元,议员与媒体时常检讨悠游卡公司经理人的薪资,但是否曾要求悠游卡公司揭露历年发放的董监事酬劳?

就企业经营而言,一般希望股东和董事的组成尽量单纯,股东会授权董事会,董事会授权经理人,基于互信而分层负责。如果按照徐议员作为前特助的经验陈述,企业担心台北市府收回经营权而无法 100% 民营,显示悠游卡公司股东彼此间似乎存在某种程度的竞争与背信风险,那悠游卡公司会有 21 位董事的庞大编制也就不意外。

在这样资方组成下,其所选出来的董事长代表与经理人无法获得充分授权,自然倾向带领公司朝保守的方向前进,追求帐面上短期的 ESP 财务数字,而无法根据大环境变迁去投资未来发展。无论是定调为公营企业去追求最大社会福利和公益,或者定调为民营企业讲求股东权益最大化和永续经营,资方结构已经在根本上决定了悠游卡公司的人谋不臧。

5 千万的发卡量,95%以上是无效卡

庞大臃肿的组织、多头马车的决策层, 所呈现出来的经营绩效是什幺呢?光从悠游卡公司奉为圭臬的 5,000 万发卡量而言,似乎有着相当不错的成长动能。但如果深入分析交易笔数,可以发现 5,000 万张的发卡基础中,每日使用 2-3 次以上的活跃卡比率仅有 5% 左右,换言之有 95% 以上可能是极少使用的无效卡。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而从交易金额分析,如果以 5,000 万张卡片为基础,平均每张卡片每日消费还不到新台币 3 元,即便以 5% 的活跃卡片为计算基础,近年每日消费金额也停滞于 50-70 元水準,扣除一般大众运输的费用 30-40 元,实在难见悠游卡在小额消费业务的深化普及。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而从成本面看,伴随无效卡片量增长的,是节节高升的管理费用和行销费用,若以平均每张新卡所需的行销费用评估,100 至 103 间已成长了三倍,显示使用者对于新增持卡的需求已经意兴阑珊。

波波卡背后更大的问题:悠游卡公司经营无力绩效不彰

至此,我们不禁要问:波波卡是一个有道德争议的政治议题?还是一个缺乏合理商业判断的消费产品?如果媒体一直针对波波卡的社会责任扩大检视,是否暗示着舆论容忍经营团队偷渡经营无力与绩效不彰?

戴季全董事长个人过往的经营能力,虽自始至终都遭到普遍质疑 ,但毕竟商业上的事没有绝对,经营者过往的成败可以作为参考,不应将其盖棺论定永远是个失败者。但如果戴董事长针对波波卡事件,只在社会道德观感上检讨,而不承认其是个失败的商业决策,那悠游卡公司的前景着实堪忧。

从财务面而言,悠游卡公司自 98 年起确实连年获利,98 到 103 年间税后净利合计已达 12 亿元。但如考量其独揽大台北地区的大众运输支付业务,以及偏低的交易金额与活跃程度,实不足以堪称一家成功的电子票证公司。作为台湾电子票证产业的指标企业,悠游卡公司经营层不应只执着于发卡张数与获利。

而从制度面而言,悠游卡公司需要儘快检讨其对小型商家几近严苛而排外的条款限制,与其推广小额消费的理念根本背道而驰,受制于金融主管机关法规限制的部份,悠游卡公司应善用其坐拥的行政资源出面协商。近日国际支付工具 Paypal 已因台湾金融法规限制而停止台湾地区的业务,号称台湾电子票证龙头的悠游卡公司若继续放任资源闲置空转,台湾将自外于全球金融数位化的趋势之外。

参考资料

悠游卡股份有限公司财报、营业报告书

悠游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市议会报告书

柯文哲不在意 AV 悠游卡:戴季全业绩没到就下台

波波卡惹议 柯 P:处理悠游卡股权结构

悠游卡全公营或全民营 蓝议员:操作有难度

波多野卡惹议 梁文杰:悠游卡公司从头骗到尾

悠游卡公股惹议 林向恺:小额消费另组公司

专访/波卡风波 戴季全:悠游卡是政治单位

打脸戴季全 揭里斯特大亏财报

悠游卡特约机构条件

受限电子支付法规,Paypal 中止台湾帐号间收付款服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