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C滴生活 >小贩文化马新联合申遗行不行?副旅游部长:没问题 >

小贩文化马新联合申遗行不行?副旅游部长:没问题

浏览量:691
点赞:889
时间:2020-07-07
小贩文化马新联合申遗行不行?副旅游部长:没问题小贩文化马新联合申遗行不行?副旅游部长:没问题小贩文化马新联合申遗行不行?副旅游部长:没问题小贩文化马新联合申遗行不行?副旅游部长:没问题小贩文化马新联合申遗行不行?副旅游部长:没问题

旅游、艺术与文化部副部长峇迪亚认为,不同国家和社群所实践的相同文化元素,应可联手提名申遗,因此,联合申遗不是不可能的事,而在这之前也已经有过成功的例子。

峇迪亚早前接受“自由今日大马”访问时说,新马文化当中都包含小贩美食文化,且两国美食的版本相似,因此,马新可以联名向联合国申请将小贩文化列为文化遗产。

他接受《》专访时也说,根据《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第13条文,如果遗产项目存在于一个以上的缔约国领土之上,那幺,当局鼓励相关缔约国联合提交多国申报材料。

“联合提名意指两个国家联合申报,根据有关公约,来自不同国家和社群实践同样的文化元素,均可提出联合或多国提名申请。”

联合提名成功率更高

“这项提名的程序,就与我国和中国联合申请王舡游行的程序是一样的。”

他认为,通过联合提名的方式,成功率会更高,他也举例说,其中一项联合提名成功的,就是乾石墙艺术(Art of Dry Stone Walling),这就涉及了克罗地亚、法国、希腊、意大利、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士以及塞普路斯等地。

狮城3月已提名

峇迪亚说,马新联合申遗一事,目前仍需与新加坡方面进行详谈,而我国也需向新加坡发出一封寻求联合申报的信函。

他指出,他在提出两国联合申遗建议时,已知道新加坡在3月杪已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提交2019/2020年度的提名。

“如果之后获得新加坡同意,马新联合来为街头小贩文化申遗,新加坡方面就需要撤回已提交的申请,而马新两国届时将会联合申报新的提名。”

他也说,由于每个国家每年只可以提出一项提名,若是通过联合申遗方式,每个国家就可以提出多于一项的申请,所以,他才会有此建议,即让我国与新加坡联合提出申报。

“我认为,这对我国来说将有更好的优势,因为我国将可以申报另一项单一遗产提名。”

至于一些新加坡小贩则认为与我国联合申报将会失去意义,甚至有者更指我国小贩骯髒,峇迪亚认为,这并不表示全国的街头小贩都是骯髒的,因此,不能一竹竿打翻整船人。

“这种情况其实只在特定地区,而且我们也不能够控制如雨后春笋般冒现的街头小贩,但地方政府和卫生部向来都一同监督街头小贩的卫生情况,而身为消费人的民众也有权选择到乾净的档口享用美食。”

椰浆饭列入《2005年国家遗产法令》

峇迪亚以我国之前申报煎蕊(Cendol)和拉茶(Teh Tarik)为例说,这些饮料在民间极之有名。“而椰浆饭(Nasi Lemak)也都已被列入我国的《2005年国家遗产法令》(第645号法令)。”

“还有,印度煎饼(Roti Canai)、鸡饭等这几种食物,也已经成为马来西亚社群的象徵。”

我国有超过1000种类的美食,若要从中找出最具代表性的食物,峇迪亚还是很伤脑筋。他说,这还需要进行探讨,才能作出决定。

马新小贩文化相似

“还不确定狮城愿否合作。”

峇迪亚指出,新加坡在3月提交的申请包含影片、照片、各社团组织的推荐信等,这些都是申报的标準程序,若马新两国过后同意合作,则将需在下个评估週期前提交这些文件和档案。

他说,我国与新加坡的小贩饮食文化有许多相似之处,尤其是在贩售食物方面。

“基于两国之间文化相近,联合申报相信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目前还不确定新加坡是否同意这项合作。”

他也说,各国小贩文化各有优异之处,申遗成功并不代表该项文化就属于哪个国家独有的荣誉,也不代表该国的该项文化比其他国家的优秀。

对于我国有否考虑单方申遗的问题,他说:“旅游、艺术与文化部将会进一步探讨单方申遗的可能性。”

美食专栏作者:不太可能

槟甲联合申遗花10年 张丽珠:马新难联手

美食专栏作者兼槟城社区报《城视报》主编张丽珠多年来笔耕北马美食。对于马新两国就小贩文化的项目联合申遗一事,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两国联合申遗是不太可能之事,毕竟大马及新加坡是两个独立的国家,要知道申遗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上回槟城、马六甲联合申遗,就连在同一国土上的两个州属都需经历了约10年时间的努力,才成功入遗,可见其工程之浩大不在话下,而在槟城与马六甲联合申遗一事上,两州也有共同主题。”

回到马新联合申遗的课题上,她分析说,马新两国虽有共同食物,即食物根源同出一处,如马新两国都同有来自中国或印度的食物,而这些食物被传进马新两国后,必然各自经过在地的影响、同化,进而有所不同。

“再说,马新两国的食物虽大同小异,但不论是大马或新加坡,两国人都不太认同彼此,就以肉骨茶为例,可能大马人会觉得我国的肉骨茶才是正宗的,但站在新加坡人的角度来看,就会认为他们的才是真正的肉骨茶,所以,马新两国人民之间才会不时发生对食物主权的各项争议。”

她认为,马新两国人民对食物所引发的争议属正常,因为人人都会以自己出生的地方为基準,就连对食物的判断,也必定是以自己在地的食物的味道作为準绳。

“我国在这方面可是新旧文化互相交汇,至今不仅还保留街边小贩、路上也可见到流动小贩,新式覆盖的小贩中心也不少。”

大马小贩文化精彩 单方面申遗绰绰有余

张丽珠指山,大马小贩文化其实很精彩,若我国单方面申遗也可说是绰绰有余。

“大马小贩文化除了新旧交汇,各族之间、不同地区的食物、文化也各有特色,就以地区来讲,北马、中马及南马各自精彩,3个区域的食物都不一样,味道也各有不同,各有独特之处。”

她进一步解释说,就以叻沙为例,各州各族的叻沙不尽相同,因其味道、食材或会受到区域上的影响。

“我国有亚三叻沙、娘惹叻沙,而马来同胞煮出的叻沙又是另一番风味,还有北马叻沙与中南马叻沙也有别,中南马的叻沙在北马就成了咖哩麵,而北马一些地区或会因接近泰国,而融汇了泰国的味道,这就是大马文化独特的一面。”

她说,只是大马华裔美食就有分不同籍贯,比如福建、潮州、客家、广东等籍贯美食,无论是食物的呈现方式、味道都显得更多元丰富。

她也说,早在八十、九十年代,我国小贩就不断受邀到国外参加亚洲美食週之类的活动,而我国小贩美食也可说是享誉国际。

“从我们的社会结构、食物料理等各方面来看,我们在这一方面是具有优势的,我们单方面去申遗也可说是绰绰有余。”

她补充说,除了食物料理方面的人才,研究、办理申遗工作的人才,我国也不缺,只要有关当局肯花时间及认真去做,申遗一事并不难。

世界各国有小贩文化  非马新独有

张丽珠说,街边美食、流动小贩虽不只是大马仅有,但她认为,每个国家的文化都不一样。

泰国也有街边小贩文化、台湾的夜市小贩也享誉国际,因此,当新加坡为小贩文化申遗时,就会引起大马人的争议,同样的,若大马为小贩文化申遗,也会引发“街边美食、流动小贩不只是大马独有”的争议。

她披露,在这一方面,东南亚区域一带的文化相似,但各国之间却不能因此相比,因为每个国家的文化都不一样。

“大马所交汇出来的食物、文化具有本身的独特一面,我也以此为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