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C滴生活 >721元朗恐袭案伤者、目击者开记招 伤者:对香港警察完全失去 >

721元朗恐袭案伤者、目击者开记招 伤者:对香港警察完全失去

浏览量:962
点赞:589
时间:2020-08-11

周日(7月21日)晚上元朗西铁站发生疑为黑社会的白衣人无差别袭击乘客事件,造成45人受伤。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今日联同2位伤者及4位目击者召开记者会,强烈谴责当晚白衣人殴打市民,有伤者形容事件等同「恐怖袭击」。

记者会期间,多位伤者及目击者忆述事件时,均表现激动,称「不再相信香港警察」。有市民事后成功报警,7位警员随即到场。他向在场的警员询问,为何元朗警署会落闸,警员回覆「梗係啦,你知唔知元朗几乱呀?」他反问「因为乱,所以就落闸?」并斥责警方「点解无人部署?」他又指,「对香港警察,香港治安完完全全失去信心。」

林卓廷联同2位伤者及4位目击者举行记者,忆述元朗黑夜。 黄思铭摄

编者按:上述影片是林卓廷当晚在事发现场直播的影片,全长约35分钟。林卓廷到达前已有第一波的攻击,车站地上有血迹和折断的木棍。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表示,强烈谴责「呢班黑社会係有组织,持械公然殴打无辜市民。」他强调,当晚事件绝非如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所指「游行人士挑衅白衣人,所以抵比人打」,并指责何君尧和元朗区议员梁志祥等建制派为「败类」。

他续称,将会严肃追究警方刻意迴避职责,「任由市民被白衫黑汉暴打」,并由刑事和民事追讨责任。他会全力协助伤者,向所有伤者申请612人道支援等基金。另外,他会约见港铁,商讨第三者责任赔偿。
 
以下是2位伤者及4位目击者的忆述。

伤者:梁先生——「因为乱,所以就落闸?」

梁先生定义当晚是「恐怖袭击」,并指自己只是轻伤。他指,自己只是一位身穿黑衣的普通乘客,「当晚只係路过」,到元朗找朋友,并非游行人士。然而,事他后脑被袭击致轻伤,身穿的白衣更染上其他乘客的血迹。
 
他忆述,当晚抵达元朗站,有女士高呼「唔好着黑色衫落去,啲白色衫嘅人不断咁追打我哋」。他步出车箱,有市民提供不同颜色衣服予乘客更换,起初大家以为只要不穿黑衣便安全,他遂换上白衣。然而,仍然有大量白衣人站在闸口前,不准许市民出闸,亦向他们掷水樽等硬物。有市民随即打开消防喉,期望驱散白衣人。及后,市民被赶回月台车箱,白衣人以雪糕筒、木棍、雨伞、铁枝、水樽等硬物袭击市民。他指,事后「成车都充满血味同血水,好污糟好污糟。」

梁先生身穿的白衣染上其他乘客的血迹。 黄思铭摄

他激动痛哭称,市民被大量白衣人追打整整30分钟,「30分钟过去,1位警察都无。」

案发后,他感到头晕,故再报警救助,7位警察随即到场,向他表示「要对香港警察重拾番信心」。他激动质疑,「我一报警就有7位警察嚟搵我!你同我讲话无警力?咁点解当时你派到7个警察过嚟?仲要分别来自北区、落马洲。」他眼泛泪光,续激动指「当时你有派几个警察嚟元朗,件事已经唔会搞到咁,唔会搞到有咁多人比人打,唔会搞到我后面嘅人全部都留哂血!」

他向在场的警员询问,为何元朗警署会落闸,警员回覆「梗係啦,你知唔知元朗几乱呀?」梁生反问「因为乱,所以就落闸?」斥责警方「点解无人部署?」他又指,「对香港警察,香港治安完完全全失去信心。」

伤者:马先生——手臂呈明显的紫色瘀伤

居住元朗20年的马先生是另一位伤者。当晚他身穿黑衣,民阵游行完结后随即回家。当列车到达元朗站,车箱外有市民大叫「打人呀!」,他便步出车箱,希望协助其他市民。然后,一群手持木棍,大声叫嚣的白衣人追打他的头部,身体和手。当时他头部流血,及后手臂呈明显的紫色瘀伤。事后他报案,并提供自己的联络电话及地址予警方,但至今仍未收到报案编号。

对于何君尧的说法,指「游行人士挑衅白衣人」。他质疑「点分辨到边个係游行人士?完全唔符合逻辑。」他又强调,市民有示威权利,质疑白衣人意图震慑市民,「係咪打到人唔敢去游行?香港法例保障咗游行有自由喎。点解游完行返嚟要比人打?呢个係无道理。」

马先生被白衣人追打,令他头部流血,及后手臂呈明显的紫色瘀伤。 黄思铭摄

目击者:郭先生及其幼子——「半只脚入咗鬼门关」

郭先生和其两名儿子是当晚的目击者,郭先生形容当晚是「无政府状态,搵黑社会打我哋」。
当日晚上约10时40至50分,他们从马湾转乘西铁到兆康。当列车途经元朗站时,郭先生听到有市民高呼「打人呀!」便步出车箱帮忙,随即看见大批白衣人持木棍、藤条追打车站内的市民。他又形容,市民「半只脚入咗鬼门关」,如果白衣人手持真刀,市民已失去生命。郭先生激动大叫质问,「无辜市民嚟嫁!何君尧听唔听到呀?乡议局听唔听到呀?」他又指,「唔信任香港政府,亦唔信任香港警察」,并提醒建制派「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再指鹿为马。
 
郭先生14岁的幼子忆述,形容自己心情「好混乱,唔知点做,成世人第一次见到呢啲嘢」。他目击白衣人以木棍、棒球棍和藤条等殴打车厢内的乘客,「车箱满地鲜血,好混乱」。他表示,不再信任警察,「唔会敢,已经唔信(警察)」。他又呼吁建制派不要扭曲事件,质问「法例係边呀?法律呢?」

目击者:许小姐及郑先生——对事件车长只回应「我唔可以答」

许小姐及郑先生亦是当晚的目击者,他们批评港铁的危机处理手法,亦质疑港铁职员协助白衣人。许小姐情绪非常激动,忆述时不断痛哭,形容整架列车的市民是「自己救自己」,「好无助」。她指,当晚曾按车箱紧急按钮,车长无任何回应,反要求所有乘客在元朗站下车,她激烈反问「后面已经打紧,我哋点出去呀?」

及后,两人前往屯门站,期望能获得协助。郑先生表示,在屯门站看见车长步出车长室,两人随即上前追问为何不立刻开出元朗站列车。车长只回应「我唔可以答」。郭先生质疑,「佢唔可以答嘅意思係咪港铁唔比列车离开元朗站?係咪要市民困兽斗?係咪要黑衣人同白衣人大混战,之后警察先出现,所谓维持治安呢?」

两人同时指出,在屯门地铁站,有一班男人围着一位白衣人,阻挡白衣人的去路。但好快便有位港铁职员阻挡该群男人,白衣人随后乘列车离开。他们质疑,为何元朗站没有任何一位职员,但屯门站却有数位职员。他们又补充,未能证实该名白衣人的身份,亦未知他有否有份袭击市民。

上一篇: 下一篇: